标签 思考 下的文章

摆渡人(转)


文/张嘉佳

小玉文静秀气,却是东北姑娘,来自长春,在南京读大学,毕业后留在这座城市。她是我朋友中为数不多正常工作的人,不说脏话不发神经,腼腆平静地活着。

相聚总要喝酒,但小玉偶尔举杯也被别人拦下来,因为我们都惦记看要有一个人是清醒的,好依次送大家回去。这个人选必须靠谱,小玉当之无愧。

有次在管春的酒吧,从头到尾默不作声的小玉偷偷喝了一杯,然后眼睛发亮,微笑愈加迷人。她蓦然指着隔壁桌的客人捧腹大笑:快看他,脸这么长最后还带个拐弯,像个完整的斜弯钩,再加一撇那就是个匕。

就是个匕!匕!这个读音很暧味好吗?!

全场大汗。从此我们更加坚定了不让她喝酒的决心。

2008年秋天,大家喝挂了,小玉开着她那辆标致307—个个送回家。我冲个澡,手机猛震,小玉的短信:“出事啦,吃宵夜啊。”我立刻非常好竒,连滚带爬去找她。

小玉说:“马力睡我那了。”马力是个画家,2006年结婚,老婆名叫江洁。

我一惊:“他是有妇之夫,你不要乱搞。”说到不要乱搞这四个字,我突然兴奋起来。

小玉说:“今晚我最后一个送他,结果听他嘟嚷半天,原来江洁给他戴绿帽子了呢。”

小玉告诉我,马力机缘巧合发现老婆偷人,憋住没掲穿。最近觉察老婆对他热情万分,还有意无意提起,把房产证名字换成她。马力画了半辈子抽象画,用他凌乱的思维推断,这女人估计筹备离婚,所以演戏想争取资产。

我严肃地放下小龙虾,问,那他怎么打算?

小玉严肃地放下香辣蟹,答,他睡看前吼了一嗓子,别以为就你会演戏,明天开始我让你知道什么叫做实力派演技。

十月的夜风已经有凉意,我忍不住打个哆嗦。

小玉说,他不肯回家,我只好扶到自己家了。

我说,那你怎么又跑出来?

小玉沉默一会说:“我躺在客厅沙发,突然听到卧室撕心裂肺的哭声,过去一看,马力裏着被子在哭,哭得蜷成一团。我喊他,他也没反应,就疯狂地哭,估计还在梦里。我听得心惊肉跳,呆不下去,找你吃宵夜。”

我假装随口一句:“你是不是喜欢他?”

小玉扭头不看我,缓缓点头。

月亮升起,挂在小玉身后的夜空,像一轮巨大的备胎。

我和小玉绝口不提,但马力的事情依旧传播开,人人都知道他在跟老婆斗智斗勇。马力喝醉了就住在小玉家,我陪着送过去,发现不喝酒的小玉在橱柜摆了护肝的药。马力颠三倒四说着自己乱七八糟的计划,小玉在一边频频点头。

由于卧室被马力霸占,小玉已经把客厅沙发搞得跟床一样。我说,这样也不是个办法,我给他开个房间吧。

小玉看向马力,他翻个身,咂咂嘴巴睡着了。

我说,好吧。

临走前我犹豫着说,小玉……

小玉点点头,低声说:我不是备胎。我想了想,我是个摆渡人。他在岸这边落水了,我要把他送到河那岸去。河那岸有别人在等他,不是我,我是摆渡人。

我叹口气离开。

过了半个多月,马力在方山办画展,据说这几年的作品都在里面。我们一群人去捧场,面对一堆抽象画大眼瞪小眼。马力指着一副花花绿绿的说:这副,我画了我们所有人,叫做朋友。

我们仔细瞧瞧,大圏套小圈,斜插八百根线条,五颜六色。

我震惊地说,线索紊乱,很难看出谁是谁呀。

大家面面相觑,一哄而散。马力愤怒地说,呸。

只有小玉站在画前,兴奋地说,我在哪里?

马力说,你猜。

小玉掏出手机,百度着“当代艺术鉴赏”、“抽象画的解析”,站那研究了一个下午。

又过半个多月,马力颤抖看找我们,说,“大家帮帮忙,中午去我家吃饭吧。我丈母娘来了,我估计是场硬仗。”

果然是场硬仗,几个女生在厨房忙着,丈母娘漫不经心地跟马力说,听说你的画全卖了,有三十几万?马力点点头。丈母娘说,你自由职业看不住钱,要不存我账上,最近我在买基金,我替你们小俩口打理吧。

满屋子鸦雀无声,只听到厨房切菜的声音,无助的马力张口结舌。

管春缓缓站起来,说,阿姨,这样的,我酒吧生意不锗,马力那笔钱他用来入股了。

丈母娘皱起眉头,说,也不打招呼,吃完我们再谈怎么把钱抽回来。

这顿饭十分煎熬,我艰难地找话题,但仍然气氛紧张。吃到尾声,马力默默走进书房,出来的时候拿着一个盒子,放在桌上,说:“银行卡的密码是我们结婚日期,三十万全在里面。明天我去把房子过户给你。”

他顿了顿,说:“太累,离婚吧,你跟他好好过。”

就这样马力离婚了,净身出户。我问他,明明是前妻出轨,你为什么反而都给她?马力说,男人赚钱总比她容易点,有套房子有点存款,就算那个男人对她不好,至少她以后没那么辛苦。

他擦擦眼泪,说,我们谈了四年,结婚一年多,哪怕现在离婚,我不能无视那五年的美好。

我点点头,说,也对。

小玉帮马力租套公寓,每天下班准点去送饭给他。一直到初冬,朋友们永远记着那天。

江洁和现任老公到管春酒吧,和马力迎面撞到。他结结巴巴说,“你们好。”那个男人说,“听说你是个伟人?难得碰到伟人,咱们喝两杯。”

马力和江洁夫妻在七号桌玩骰子!整个酒吧的人都一边聊天,一边竖起耳朵斜着眼睛观察七号桌。没几圈,马力输得吹好几瓶,脸红脖子粗。

江洁说:“玩这么小,伟人也不行了。”

大家觉得不是办法,我打算找茬赶走那对狗男女。

小玉过去坐下来,微笑着对江洁说:“那玩大点,我跟你们夫妻来,打酒吧高尔夫,九洞的。”

酒吧高尔夫是个激烈的游戏。去一家酒吧,比赛的双方直接喝一瓶啤酒,加一杯纯的洋酒,叫一杆一球,喝完代表打完一个洞,然后迅速赶往下一家。九洞的意思,就是要喝掉九家,谁先完成,回到起始酒吧,就算嬴了。

江洁盯看她,说:“好啊,就从这里开始。”接看她点了根烟,报了另外八个酒吧的名字。

全场哗然,我还没来及阻拦,小玉已经喝完,啪地酒杯敲桌。接着她的眼睛亮起来,如同迷离的灯光里最亮的两盏。

小玉和江洁夫妻一起走出酒吧。所有人轰然跟看出门,我尽力凑到小玉边上,她冲我偷偷一笑,说:“你们都忘记我是东北姑娘。”

这天成为南京酒吧史上无比华丽的一页。

小玉坐看管春的二手派力奥,抵达1912街区,从乱世佳人喝到玛索,从玛索喝到当时还存在的传奇酒吧。每次都是直接进去,经理已经在桌子上摆好酒,一瓶加一杯,啪地酒杯敲桌,喝完立刻走,自然有人买单。

接着走出街区,其他五家酒吧老板闻讯赶来,几辆车一字排开。看热闹的人们纷纷打车,一路跟随。大呼小叫的车队到上海路,到鼓楼,到新街口,再回新街口。

文静秀气的小玉,周身包裏灿烂的霓虹,蹬着高跟鞋穿梭南京城,光芒万丈。

喝完一个酒吧,小玉的眼睛就会亮一点。她每次都站在出口,掏出一面小镜子,认真补下口红,一步都不歪斜,笔直走向目的地。

管春默不作声开车,我从副驾看后视镜,小玉不知道想着什么,呆呆地把头贴着车窗,脸红通通的。

回起点的路中,小玉突然开口,说:“陈末,你这一辈子有没有为别人拼命过?”

我一愣,不知道怎么回答。

小玉看窗外的夜色,说:“我说的拼命,不是拼命工作,不是拼命吃饭,不是拼命解释的拼命,那只是个形容词。我说的拼命,是真的今天就算死了,我也愿意。”

她揺揺头,又说:“其实我肯定不会真的死,所以也不算拼命。你看,我喜欢马力,可哪怕他离婚了,我也没法跟他在一起。我喜欢他,愿意为他做很多事情,如果我们真的在一起,我一定会要求他也这样对我。但是不可能啊,他又不喜欢我。所以,我只想做个摆渡人,这样我很开心。”

我沉默一会,说,真开心,开心得想操他大爷。

到了管春酒吧,人头挤挤,小玉目不斜视,毫无醉态,轻快地坐回原位。人们疯狂鼓掌,吹口哨,大声叫好。马力前妻不见人影,大家喊着赢了赢了。

朋友冲进来兴奋地喊:“马力前妻挂了,最后一家喝完就挂了。”

众人激动地喝彩,说,他妈的,打败奸夫淫妇,原来这么解气。小玉牛逼!东北姑娘牛逼!文静妹子大发飙,浪奔浪流浪滔滔!欢迎小玉击毙全世界的婊子!

我问,马力呢?

朋友迟疑地看了眼小玉,说,喝到第三家,奸夫劝江洁放弃,江洁不肯,奸夫一个人跑了。喝到第八家,江洁挂了,坐在路边哭。马力过去抱着她哭。然后,然后他送她回家了。

酒吧登时一片安静。

小玉面不改色,又喝一杯,轻轻把头搁在桌面,说,操,累了。

如果你真的开心,那为什么会累呢。

春节小玉和我聊天,说在南京工作五六年,事业没进展,存不下钱,打算调到公司深圳总部。我说,很好。

我们给小玉送别。大家喝得摇摇晃晃,小玉自己依旧没沾酒。先把马力搀扶到楼下,管春上楼继续背其他人。

马力坐在广场的长椅,脑袋耷拉着。我看见小玉站长椅侧后方,路灯把两个人影子拉长。小玉慢慢抬起手,地面上她的影子也抬起手。她微笑着,让自己的影子抱住了马力的影子。

可是她离马力还有一步的距离。

她要走了,只能抱抱他的影子。可能这是他们唯一一次隆重的拥抱。白天你的影子都在自己身旁,晚上你的影子就变成夜,包惠我的睡眠。

世事如书,我偏爰你这一句,愿做个逗号,呆在你脚边。但你有自己的朗读者,而我只是个摆渡人。

小玉走了。

后来,马力没有复婚,去艺术学院当老师,大受女学生追捧。但他洁身自好,坚持单身主义,只探讨艺术不探讨人生。

后来,小玉深夜打电话给我,说,听到海浪的声音没有?

我说,听到啦,富婆又度假。

小玉说,以前我特别后悔小时候没学点乐器。一个人坐在海边,如果你会弹吉他,或者会吹口琴,那就能独自坐一天。因为可以在最美的地方,创造一个完全属于自己的世界。

她停顿一下,说,不过我发现虽然自己什么都不会,也能在海边,听看浪潮,看着篝火,创造一个完全属于自己的世界。因为啊,我有回忆。

我有回忆。这四个字像一柄重锤,击中我胸口,几乎喘不过气来。

小玉说,刚到深圳的时候,我每晚睡不着,想跟过去的自己谈谈,想跟自己说,摆渡人不知道乘客究竟要去哪里,或者他宁肯停留原地。想跟自己说,那些河流,你就别进去了,因为根本没有彼岸,摆渡人只能飘在河中心,坐在空荡荡的小船,呆呆看看无数激流,安静等待淹没。你真傻。

她说,即使这样,哪怕重来一遍,我也不会改变自己的选择。这些年我发现,无论我错过了,后悔了,迷路了,悲伤了,困惑了,痛苦了,其实一切问题都不必纠缠在答案上。我们喜欢计算,又算不清楚,那就不要算了,而有条路一定是对的,那就是努力变好,好好工作,好好生活,好好做自己,然后面对整座海洋的时候,你就可以创造一个完全属于自己的世界。

2012年春节,我去香港做活动,路经深圳,去小玉家吃饭。小玉依旧文静秀气,说话轻声,买了很多菜,跟保姆在厨房忙活。

我坐在客厅沙发,抬头看见一幅画,叫做朋友。

我说,小玉,你怎么挂着这幅画?

小玉端看菜走进来,说,三十万买的呢,我不挂起来太亏啦。

我说,你在里面找到自己了吗?

小玉笑嘻嘻地说,别人的画,怎么可能找到自己。

我笑着说,你过得很好。

小玉笑着说,是的。

我们都会上岸,阳光万里,去哪里都是鲜花开放。


没有阳光,也要向着太阳


早上起来,她发现家里停电了。于是没办法用热水洗漱,用电吹风吹头发,不能热牛奶,烤面包,只好草草打理一下就出门。

刚走进电梯,邻居家养的小狗一下子冲进来扑住,上周刚买的米白长裙上顿时出现两只黑黑的爪印儿。

开车被警察拦,才想起来今天限行,罚了一百。

到了公司,正好晚了一分钟,又罚五十。

冲进会议室开例会,老板正在宣布工作调整的名单。她的业务居然被无故暂停,她的职位则被一个不学无术,整天就知道开豪车,用菠崃史特泡嫩模的家伙所取代。

午餐时间,所有人都闹着要新任主管请客,一窝蜂笑闹着出了门,没有人叫她。

她一个人去了餐厅,刚把一口饭送进嘴里,重要客户打来电话。对方取消了金额最大的一笔订单,年底的奖金泡汤了。

她看着面前的午餐,再无半分胃口。刚回公司,电话响起,妈妈在电话那端哽咽,说姥姥的病又重了,可能熬不过这个月了。她安慰着妈妈,丝毫不敢提及自己的工作变动,只说一定尽快回去看姥姥。

放下电话,短信声响起。居然是暗恋了十年的对象发来的消息:HI,我要结婚了。

黄昏,她站在回家的路边等着打车,可每位司机听到要去的地点都拒载。

无奈,她踩着高跟鞋,拎着沉重的电脑包,向家的方向走去。脚很快磨出了血泡,实在走不动了,太痛了,她蹲下来缓缓地揉着伤口。夜色笼罩,头顶的月亮冷冷地俯瞰着她,仿佛无声的提醒,家里还是一片黑暗。她的眼泪在一瞬间夺眶而出。

... ...

看起来,我们的生活充满了悲伤。拼尽全力的会急转直下,刻骨铭心的会草草结局,飞蛾扑火的会灰飞烟灭。于是我们失望、沮丧、困惑、挣扎,甚至绝望,对这一切产生深深的不信任感与抗拒感。终于觉得筋疲力尽,无路可走。可是真的走不下去了吗?

... ...

她站起来,擦干眼泪,摇晃着继续往前走。

直到下一个路口,有一辆车终于停下来。报了地址,司机和气地说这么巧,我们住同一个小区,看小姑娘你走得辛苦,正好收工,免费送你回家,她连声道着谢上了车。

电话响起,客户在另一端说,虽然订单取消,可是她的敬业态度让他觉得感动。不知她是否对新的岗位感兴趣?如果愿意跳到自己的公司,薪水涨一倍,职务也提升。他说,其实我等你辞职已经等了好久。她惊喜地说着谢谢,心情豁然开朗起来。

于是顺手给暗恋对象回了个短信,说祝你幸福。手机屏幕闪亮,是他发来的回复:今天我跟阿姨通了电话,我们这周末一起回家看姥姥吧。她惊疑地回:为什么你要陪我回家看姥姥?他发来一个笑脸:如果不是想让姥姥开心,我不会把求婚提前这么久的。她不敢置信地望着那一行话,张大了嘴巴,手足无措。

他像知道她的心事,又发:我都知道,我喜欢你。她眼圈一下子又红了,心里却轰轰炸开几朵烟花。一路抿着嘴笑。

回家,拿出钥匙,邻居家的门却先开了。邻居笑眯眯地说:今天我遛狗回来,发现你家的电闸坏了,就叫我老公帮你修好了。在她的身后,那只小狗探出头来,汪汪两声,欢快地摇着尾巴。
她推开家门一室融融,满眼暖意。

所有的故事都会有一个答案。所有的答案却未必都如最初所愿。重要的是,在最终答案到来之前,你是否耐得住性子,守得稳初心,等得到转角的光明。随时、随性、随缘。随喜,随遇而安。

坚持,是最好的品质。


儿童节,致大人


六月以儿童节登场。节日是对日常生活的突破,是相关意义的汇聚之日。节日是欢庆、追念与反思的日子。诸大人先生,诸贤达,且让我们抛开利益、思想与人生信念的种种分歧,在孩子的节日,回归本心,说说孩子。无分左右,不论朝野,孩子的健康成长,不仅是个体与家庭幸福的基础,也事关国运盛衰,是最可能达成起码共识的领域之一。如果说希望,最大的希望就在孩子身上。

然而总有一些孩子是缺席者。六一国际儿童节,本身就是为了纪念那些永久缺席的孩子。1942年6月10日,捷克利迪策村88位儿童被纳粹德国残忍屠杀。7年后,为保障儿童权利,反对虐待或毒害儿童,国际民主妇女联合会在莫斯科开会,设立了这个节日,中国人丁玲参会并作报告。保护儿童,是中华人民共和国1949年建政之初即向国内人民和国际社会做出的严肃承诺。

这是新政权最人性的一个承诺。它是强者对弱者的承诺,是大人对孩子的承诺,是良心向良心的承诺。

幼吾幼以及人之幼,在中华古文明里,是人之为人的基本准则,本来无须国家承诺。然而人类文明的现代演化中,出现了残酷的一、二次世界大战,出现了纳粹主义及其种族优越论,出现了对“非我族类”及其儿童的残忍杀害。于是,便有了基于人性的自我反省。

可以说,儿童节是现代人对人类罪孽的一种自我救赎,是恻隐之心的显性化与实在化。它提醒我们,罪孽不仅占据了希特勒这样的丧心病狂者,人类全体成年人都要为此承担一分责任,大人们总有自己的迷执、奇怪的想法乃至怨恨,不管理由看起来多高尚,无论人群分裂对立多严重,都不得残害儿童身心,这是低得不能再低的人性底线。

对这种救赎,亲历两次世界大战,亲历现代思想种种吊诡后果的中国,并未置身其外。在现代思想裂变与全球利益冲突中,这个国家与她的人民,经历了前三十年的激进试验,又经历了后三十年的经济狂飙。风雨苍黄六十余年,现在,保障儿童的身体与心灵权利,理应超越一切理念与利益之争,成为中国全体大人的共识。儿童的诸权利,就是最基本的人权。

在那首传唱一时的《六月里花儿香》里,尽管一些歌词属于那个特定年代,跟“血统论”、“狗崽子”一样,已经不合时宜,但“六月里花儿香,六月里好阳光,六一儿童节,歌儿到处唱”的旋律总是欢乐的;“我们自由地生长,在这光荣土地上”,总是承认孩子的自由天性的;“我们要学好本领,把身体锻炼强壮”,也毕竟抵达了人生最根本的需要。

时至今日,我们庆祝儿童节,固然不是为了让大人领导们观赏孩子们辛勤排练出来的节目,也不只是带孩子们逛逛动物园,看看木偶戏,打打儿童版真人CS。作为家长准家长的我们,或应扪心自问:究竟怎样一种亲子关系,才会培育出孩子健全的人生起点?究竟选择怎样的教育,才会让孩子不是被塑造为社会的一颗螺丝钉,而是成长为自由思想、独立生活的“全人”?我们尚未逃离应试教育之虎,是否又已经撞见浅薄的素质教育之狼?

自然,更迫切的自我反省应该来自各主管系统的大人们。除了对自己的孩子,我们对所有目光所及的孩子,对整个中国的孩子,是否有所亏欠?

这样的亏欠是太多了!我们还欠孩子们一罐足够安全的奶粉;欠孩子们一个“鱼戏莲叶东,鱼戏莲叶西”的天然池塘;欠孩子们一辆安全的校车;欠孩子们几部经典动画片;甚至,我们还欠孩子们最起码的人身安全——海南的小学校长带六女生开房,短期内曝光多起老师猥亵案,这已经狠狠击穿人之为人的底线,将家长们对学校与教师的信任,推至悬崖边。

更重要的是,大人们的种种反思,究竟结出了什么样的果子?我们是哪里有好环境就把孩子往哪里送,还是我的孩子在哪里我就要把哪里变好?

节日是天地神人沟通的时刻,是历史与未来在当下的相遇。儿童节植根于人性之善,植根于最柔弱又最坚固的亲子之爱。这样的时刻,适合尽情游戏,适合深深反思,也适合坚定地行动。


原文作者:南方周末评论员 戴志勇
原文地址:http://www.infzm.com/content/90958


被上帝咬过一口的苹果


apple-logo

有一个人从小双目失明,懂事后,他为此深深烦恼,认定是老天惩罚他,感到这辈子都完了。

后来,一位老师对他说:“世界上每个人都是被上帝咬过一口的苹果,都是有缺陷的,有的人缺陷比较大是因为上帝特别喜欢他的芬芳。”

他很受鼓舞,从此把失明看作是上帝的特殊钟爱,开始振作起来。若干年后,当地传诵着一位德意双馨的盲人推拿师的故事。

上帝知道这件事后,笑道:“我很喜欢这个美丽而睿智的比喻,但要声明一点;所谓缺陷是生理上的。那些有道德缺陷的人是烂苹果,不是我咬的,是虫蛀的。

这个故事告诉人们,你的丑陋不是因你前世有过错而受到惩罚,相反,你曾经是上帝最钟爱的人,不要因为你的某种缺憾而懊恼,今天的你也许并不出众,也许明天,你就是美丽的彩虹!所以说,外表并不存在美丽和丑陋,那些只是人们的个人观点罢了,而真正能够决定你美丽和丑陋的人,应该是你自己。只要对自己充满自信,加上善良的心灵。你,没有理由不是最美丽的,至少,你发现了最完美的自己


我们现在就是那群任狼宰割的羊


狼

上帝把两群羊放在草原上,一群在南,一群在北。上帝还给羊群找了两种天敌,一种是狮子,一种是狼。上帝对羊群说:“如果你们要狼,就给一只,任它随意咬你们。如果你们要狮子,就给两头,你们可以在两头狮子中任选一头,还可以随时更换。”

如果你也在羊群中,你是选狼还是选狮子? 很容易做出选择吧?好吧,记住你的选择,接着往下看。

南边那群羊想,狮子比狼凶猛得多,还是要狼吧。于是,它们就要了一只狼。北边那群羊想,狮子虽然比狼凶猛得多,但我们有选择权,还是要狮子吧。于是,它们就要了两头狮子。

那只狼进了南边的羊群后,就开始吃羊。狼身体小,食量也小,一只羊够它吃几天了。这样羊群几天才被追杀一次。北边那群羊挑选了一头狮子,另一头则留在上帝那里。这头狮子进入羊群后,也开始吃羊。狮子不但比狼凶猛,而且食量惊人,每天都要吃一只羊。这样羊群就天天都要被追杀,惊恐万状。羊群赶紧请上帝换一头狮子。不料,上帝保管的那头狮子一直没有吃东西,正饥饿难耐,它扑进羊群,比前面那头狮子咬得更疯狂。羊群一天到晚只是逃命,连草都快吃不成了。

南边的羊群庆幸自己选对了天敌,又嘲笑北边的羊群没有眼光。北边的羊群非常后悔,向上帝大倒苦水,要求更换天敌,改要一只狼。上帝说:“天敌一旦确定,就不能更改,必须世代相随,你们唯一的权利是在两头狮子中选择。”

北边的羊群只好把两头狮子不断更换。可两头狮子同样凶残,换哪一头都比南边的羊群悲惨得多,它们索性不换了,让一头狮子吃得膘肥体壮,另一头狮子则饿得精瘦。眼看那头瘦狮子快要饿死了,羊群才请上帝换一头。

这头瘦狮子经过长时间的饥饿后,慢慢悟出了一个道理:自己虽然凶猛异常,一百只羊都不是对手,可是自己的命运是操纵在羊群手里的。羊群随时可以把自己送回上帝那里,让自己饱受饥饿的煎熬,甚至有可能饿死。想通这个道理后,瘦狮子就对羊群特别客气,只吃死羊和病羊,凡是健康的羊它都不吃了。羊群喜出望外,有几只小羊提议干脆固定要瘦狮子,不要那头肥狮子了。一只老公羊提醒说:“瘦狮子是怕我们送它回上帝那里挨饿,才对我们这么好。万一肥狮子饿死了,我们没有了选择的余地,瘦狮子很快就会恢复凶残的本性。”羊群觉得老羊说得有理,为了不让另一头狮子饿死,它们赶紧把它换回来。

原先膘肥体壮的那头狮子,已经饿得只剩下皮包骨头了,并且也懂得了自己的命运是操纵在羊群手里的道理。为了能在草原上待久一点,它竟百般讨好起羊群来。而那头被送交给上帝的狮子,则难过得流下了眼泪。

北边的羊群在经历了重重磨难后,终于过上了自由自在的生活。南边的那群羊的处境却越来越悲惨了,那只狼因为没有竞争对手,羊群又无法更换它,它就胡作非为,每天都要咬死几十只羊,这只狼早已不吃羊肉了,它只喝羊心里的血。它还不准羊叫,哪只叫就立刻咬死哪只。南边的羊群只能在心中哀叹:“早知道这样,还不如要两头狮子。”

我们现在就是那群任狼宰割的羊。


释加牟尼论“四种马”


赤兔马和吕布

有一天,释加牟尼佛坐在王舍城的竹林精舍里。出去托钵的弟子们,陆陆续续地回到精舍,一个个威仪具足,神态安详。弟子们静静地走到水池旁边,洗去沾在脚上的尘土,然后端端正正地坐在坐具上,等待佛陀的开示。

佛陀结金刚座,慈祥地讲道:“世界上有四种马:第一种是良马,主人为它配上马鞍,套上辔头,它能日行千里,快速如流星。尤其可贵的是,当主人一扬起鞭子,它一见到鞭影,便知道主人的心意,迟速缓急,前进后退,都能够揣度得恰到好处,不差毫厘。这是能够明察秋毫的第一等良马。

第二种是好马,当主人的鞭子抽过来的时候.它看到鞭影,不能马上警觉。但是等鞭子扫到了马尾的毛端时,它也能知道主人的意思,奔驰飞跃,也算得上是反应灵敏、矫健善走的好马。

第三种是庸马,不管主人多少次扬起鞭子,它见到鞭影,不但毫无反应,甚至皮鞭如雨点地抽打在它的皮毛上,它都无动于衷,反映迟钝。等到主人动了怒气,鞭棍交加打在它的肉躯上,它才能开始察觉,顺着主人的命令奔跑,这是后知后觉的庸马。

第四种是驽马,主人扬鞭之时,它视若未睹;鞭棍抽打在皮肉上,它仍毫无知觉。直至主人盛怒之极,双腿夹紧马鞍两侧的铁锥,霎时痛刺骨髓,皮肉溃烂,它才如梦方醒,放足狂奔,这是愚劣无知、冥顽不化的驽马。”

佛陀说到这里,突然停顿下来,眼光柔和地扫视着众弟子,看到弟子们聚精会神的样子,他心里非常满意.继续用庄严而平和的声音说:“弟子们!这四种马好比四种不同根器的众生。第一种人,听闻世间有无常变异的现象,生命有殒落生灭的情境,便能悚然警惕,奋起精进,努力创造崭新的生命。好比第一等良马,看到鞭影就知道向前奔跑,不必等到死亡的鞭子抽打在身上,而丧身失命,后悔莫及。

“第二种人,看到世间的花开花落,月圆月缺,看到生命的起起落落,无常侵逼,也能及时鞭策自己,不敢懈怠。他好比第二等好马,鞭子才打在皮毛上,便知道放足驰骋。

“第三种人,看到自己的亲族好友,经历死亡的煎熬,肉身即灭,看到颠沛困顿的人生,目睹骨肉离别的痛苦,才开始忧怖惊惧,善待生命。他们好比第三等庸马,非要受到鞭杖的切肤之痛,才能幡然省悟。

“而第四种人,当自己病魔侵身,四大离散,如风前残烛的时候,才悔恨当初没有及时努力,在世上空走了一回。他们好比第四等驽马,受到彻骨彻髓的剧痛,才知道奔跑。然而,一切都为时过晚了。”


一个笑话


小姑娘看报纸,完事问妈妈:什么是党委啊?
妈妈拿着炒勺:党委就是你爸,整天不干活,还老骂人!

小姑娘又问:什么是政府啊?
妈妈炒菜中:政府就是你妈我,整天干活,还被你爸骂!

小姑娘再问:什么是人大啊?
妈妈擦汗:人大就是你爷爷,名义上是一家之主,但整天提个鸟笼子,啥事也不管!

小姑娘继续问:什么是政协啊?
妈妈捶腰:政协就是你奶奶,整天唠唠叨叨,但是没人听她的!

小姑娘又问:那什么是工会啊?
妈妈说:工会就是你舅舅,过年过节的来探望,平时看不见!

小姑娘还问:什么是团委
妈妈盛菜:团委就是你哥,整天在外面瞎折腾,啥忙都帮不了!

小姑娘最后问:什么是纪委啊?
妈妈拿过小姑娘的报纸:纪委就是你啊,名义上是监督父母的,但是吃父母的,穿父母的,受父母领导,关键是还整天问这问那.

很多时候,笑话里讲的才是真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