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 红楼梦 下的文章

红楼一梦,醒未清


红楼梦剧照

其实很早以前就计划要看红楼梦(1987年电视剧)了,下载到电脑上一年又半后才得以完愿。看至全剧终,也已经有十来天了,总能在不经意间回味起其中的情节始末,尤其是其中的歌曲隐隐回响于耳畔。始终没有读过原著,但如今已武断的认为电视剧比原著更出彩了。真正的艺术,是需要耗费时间和心血,且不求回报的心境下产生的。反观现在的所谓快餐文化艺术,不禁唏嘘感叹。


《红豆曲》– 红楼梦词曲其十四


滴不尽,相思血泪抛红豆。
开不完,春柳春花满画楼。
睡不稳,纱窗风雨黄昏后。
忘不了,新愁与旧愁。
咽不下,玉粒金莼噎满喉。
照不见,菱花镜里形容瘦。
展不开的眉头。
捱不明的更漏。
呀,恰便似遮不住的青山隐隐。
流不断的绿水悠悠。
绿水悠悠。
绿水悠悠。


《聪明误》- 红楼梦词曲其十


机关算尽太聪明,反算了卿卿性命。

生前心已碎,死后性空灵。

家富人宁,终有个,家亡人散各奔腾。

枉费了,意慭慭半世心;

好一似,荡悠悠三更梦。

忽喇喇如大厦倾,昏惨惨似灯将尽。

呀!

一场欢喜忽悲辛。

叹人世,终难定!


《虚花悟》- 红楼梦词曲其九


将那三春看破,桃红柳绿待如何?

把这韶华打灭,觅那情淡天和。

说什么,天上夭桃盛,云中香蕊多,到头来,谁见把秋挨过?

则看那,白杨村里人呜咽,青枫林下 鬼吟哦。

更兼著,连天衰草遮坟墓。

这的是,昨贫今富人劳碌,春荣秋谢花折磨。

似这般,生关死劫谁能躲?

闻道说,西方宝树唤婆娑,上结着长生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