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 趣闻 下的文章

网文:文化真的很可怕! 包装真的很重要!


儿子写日记 : “夜深了,妈妈在打麻将,爸爸在上网……”

爸爸检查时,很不满意地说 : “日记源于生活,但要高于生活 !”

孩子马上修改为 : “夜深了,妈妈在赌钱,爸爸在网恋……”

爸爸更不满了,愤怒地说 : “看看中央电视台、官方报纸是怎样写的。一定要提倡正能量,以正面宣传为主!”

孩子再修改为 : “夜深了,妈妈在研究经济,爸爸在研究互联网+生活……”

爸爸看后说,这还差不多,但深度不够,有待进一步提高!以后你长大了成了硕士研究生,你就知道应该这么写了:“妈妈在研究信息不对称状态下的动态博弈,爸爸在研究人工智能与情感供给侧的新兴组合。”

爸爸接着说,要是你打算成为博士,得这样写:“妈妈在研究复杂群体中多因素干扰及信息不对称状态下的新型‘囚徒困境’博弈”;爸爸研究的是:“大数据视角下的六度空间理论在情感供给侧匹配中的创新与实践”。

文化真的很可怕!

包装真的很重要!


介子推临死前于晋文公诗


近世的清明节是古代寒食节、清明节和上巳三个节俗混合而成的一个民俗节日。
关于寒食节和清明节,有一种说法是为了纪念春秋时期的介子推。
晋文公为了逼介子推出山,下令火烧绵山,不想却烧死了介子推。为了纪念介子推,遂下令把绵山改为“介山”,在山上立祠堂,并把防火烧山这天定为“寒食节”,晓谕全国,每年这天禁忌烟火,只吃寒食。据说介子推临死前还留给晋文公一首诗:

割肉奉君尽丹心,但愿主公常清明。
柳下做鬼终不见,强似伴君作谏臣。
倘若主公心有我,忆我之时常自省。
臣在九泉心无愧,勤政清明复清明。

第二年,晋文公领着群臣,素服徒步登山祭奠,行之介子推坟前,见那棵老柳树死树复活,像见了介子推一样,晋文公折下一枝,编圈戴在头上。祭扫后,晋文公为复活的老柳树赐名“清明柳”并把这天定为“清明节”。


为什么不能吞灯泡?


原理:

人在使劲张嘴的时候,舌头会向上顶,口腔会向里面收缩。

而放进去的灯泡会撑大口腔,压迫舌头,使得张嘴得动作无法做到最大。

所以,灯泡完整得放进 口中去虽然没问题,但是要完整的取出来是不可能的.

你一定见过翘翘板,当你在翘翘板的一端下边放个东西,然后就压不下去了,另一端就抬不起来了。

人的上颚其实也是一个翘翘板,当灯炮没放进去的时候,嘴可 以张大,就象正常的翘翘板, 可以抬得很高, 当灯泡放进去以后,嘴里的空间被占上了,就相当于翘翘板的另一端下面被放了东西,没有下压的空间了, 那么另一端,也就是嘴,就没法张到原来那么大了 。


硬盘的爱情故事(硬盘版)


我是一个硬盘.

在一个普普通通的台式机里工作。别人总认为我们是高科技白领,工作又干净又体面,似乎风光得很。也许他们是因 为看到洁白漂亮的机箱才有这样的错觉吧。其实象我们这样的小台式机,工作环境狭迫,里面的灰尘吓得死人。每天生活死水一潭,工作机械重复。跑跑文字处理看 看电影还凑活,真要遇到什么大软件和游戏,上上下下就要忙的团团转,最后还常常要死机。

我们这一行技术变化快,差不多每过两三年就要升级 换代,所以人人都很有压力而且没有安全感。每个新板卡来的时候都神采飞扬踌躇满志,几年光阴一过,就变得灰头土脸意志消沉。机箱里的人都很羡慕能去别的机 器工作。特别是去那些笔记本,经常可以出差飞来飞去,住五星级的酒店,还不用干重活,运行运行word,上网聊聊天就行了。

但我更喜欢去 那些大服务器,在特别干净明亮的机房里工作。虽然工作时间长点,但是福利好,24小时不间断电ups,而且还有阵列,热插拔,几个人做一个人的事情,多轻 松啊。而且也很有面子,只运行关键应用,不象我们这里,什么乱七八糟的事情都要做。不过我知道,那些硬盘都很厉害,不是scsi,就是 scsiii,fibrechannel,象我这样ide的,能混到工作站就算很不错了。

我常常想,当年在工厂里,如果我努力一下会不会也成了一个scsi?或者至少做一个笔记本硬盘。但我又会想,也许这些都是命运,不过我从不抱怨。内存就常常抱怨,抱怨他们主板部门的复杂,抱怨他如何跟新来的杂牌内存不兼容,网卡和电视卡又是如何的冲突。

我的朋友不多,内存算一个。他很瘦的而我很胖,他动作很快,而我总是很慢。我们是一起来这台机器的,他总是不停地说,而我只是听,我从来不说。

内存的头脑很简单,虽然英文名字叫memory,可是他什么memory都不会有,天大的事睡一觉就能忘个精光。我不说,但我会记得所有的细节。他说我这样忧郁的人不适合作技术活,迟早要精神分裂。我笑笑,因为我相信自己的容量。

有时候我也很喜欢这份工作,简单,既不用象显示器那样一天到晚被老板盯着,也不用象光驱那样对付外面的光碟。只要和文件打交道就行了,无非是读读写写,很单纯安静的生活。直到有一天……

我至今还记得那渐渐掀起的机箱的盖子,从缺口伸进来的光柱越来越宽,也越来越亮。空气里弥漫着跳动的颗粒。那个时候,我看到了她。她是那么的纤细瘦弱,银白的外壳一闪一闪的。浑身上下的做工都很精致光洁,让我不禁惭愧自己的粗笨。

等 到数据线把我们连在一起,我才缓过神来。开机的那一刹那,我感到了电流和平时的不同。后来内存曾经笑话我,说我们这里只要有新人来,电流都会不同的,上次 新内存来也是这样。我觉得他是胡扯。我尽量的保持镇定,显出一副很专业的样子,只是淡淡的向她问好并介绍工作环境。慢慢的,我知道了,她,ibm- djsa220,是一个笔记本硬盘,在老板朋友的笔记本里做事。这次来是为了复制一些文件。我们聊得很开心。她告诉我很多旅行的趣闻,告诉我坐飞机是怎么 样的,坐汽车的颠簸又是如何的不同,给我看很多漂亮的照片、游记,还有一次她从桌子上掉下来的历险故事。而我则卖弄各种网上下载来的故事和笑话。

她笑得很开心。而我很惊讶自己可以说个不停。

一个早晨,开机后我看到数据线上空荡荡的插口。她一共呆了7天。后来,我再也没有见过她。我有点后悔没有交换电子邮件,也没能和她道别。不忙的时候,我会一个人怀念伸进机箱的那股阳光。

我不知道记忆这个词是什么意思,我有的只是她留下的许多文件。我把它们排的整整齐齐,放在我最常经过的地方。每次磁头从它们身上掠过,我都会感到一丝淡淡的惬意。

但 我没有想到老板会要我删除这些文件。我想争辩还有足够的空间,但毫无用处。于是,平生第一次违背命令,我偷偷修改了文件分配表。然后把他们都藏到了一个秘 密的地方,再把那里标志成坏扇区。不会有人来过问坏扇区。而那里,就成了我唯一的秘密,我常常去看他们,虽然从不作停留。

日子一天一天的重复,读取写入,读取写入……我以为永远都会这样继续下去,直到一天,老板要装xp却发现没有足够的空间。他发现了问题,想去修复那些坏扇区。我拒绝了。很快,我接到了新命令∶格式化。

我犹豫了很久…………
track 0 bad,disk unusable


声波的机器狗U盘 会变形


各种各样奇异造型的U盘我们都见过了,其中能“变形”的不少。但还是没有人想到,现在真的有了变形金刚U盘。

  该U盘的造型是变形金刚经典人物霸天虎Ravage机器狗。话说当年机器狗变形后是声波胸前的一盘磁带,二十年后从磁带进化到U盘也算是与时俱进了。

  该U盘内置2GB容量,售价高达42.99美元,要到9月份才会上市。不过其销售网站刚刚开始预订,就马上被疯狂的粉丝们抢订一空了。




南非松鼠打架,表演“中国功夫”





一只松鼠踢打对手。



一个抱摔掀翻对手。



打不过就跑。



现场还有一帮“看热闹的”。

据《每日邮报》报道,一名叫大卫·斯莱特的英国摄影师在纳米比亚的埃托沙国家公园拍到了几只南非地松鼠搏斗的场景。照片拍摄于纳米比亚的埃托沙国家公园,一只南非地松鼠正在“教训”一位“入侵者”。对手倒在地上,这只地松鼠毫不犹豫地用它毛茸茸的腿一阵狂踢,以保护自己领地不受侵犯。

南非地松鼠分布在非洲干燥地区,地松鼠是群居动物,大群可达到30只。它们不擅长攀爬,喜欢生活在相同连通的洞中,有时还会与猫鼬住在一起。这些南非地松鼠通常使用毛茸茸的大粗尾巴遮阳蔽日,上下挥舞尾巴则是向其他成员传递一种警报信号,这时候通常是它无法打败邻近的动物。(来源:中国新闻网)


德国一鹈鹕险些吃掉争食的小狗(图)


鹈鹕咬住狗头

小狗任凭鹈鹕用嘴在它口中检查。

众所周之,鹈鹕主要以鱼类为食,不知你是否听说过被激怒的鹈鹕试图将狗吃掉的新闻。日前在德国便发生了这有趣的一幕:一条小狗试图偷吃鹈鹕的“晚餐”,不料鹈鹕被激怒,小狗险些被吃掉。

  事情发生在德国一个农场,当时一只鹈鹕和一条小狗在农场为了一顿食物而“大打出手”,身高体大的鹈鹕试图将小狗吃掉,看到这一幕的农场主罗兰·阿达姆立即用相机拍摄下来。

  据罗兰回忆说:“我当时正在室外厨房为鸟准备食物,随后我注意到那只鹈鹕正在找吃的。见此情形,我决定先给它一点本来是为小狗准 备的食物吃,结果小狗随即上前和鹈鹕争抢了起来。”

  生怕自己的食物被别人抢走,这只鹈鹕随后张开大嘴将小狗头部吞了下去,让小狗知道食物是属于它的。不过可能鹈鹕觉得还是不放心,之后又用尖嘴在狗嘴里仔细“检查”了一番,小狗不但没有被惹怒,反而任凭鹈鹕用嘴在它口中检查,最终鹈鹕确信狗嘴里并没有偷吃的鸡肉后才放心的让小狗走掉。

  罗兰看到这滑稽的一幕大笑起来。他说:“在我的农场里驯养了很多动物,如:鸵鸟、火烈鸟等,它们都很听话,并且之间相处的也非常融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