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 随感 下的文章

红楼一梦,醒未清


红楼梦剧照

其实很早以前就计划要看红楼梦(1987年电视剧)了,下载到电脑上一年又半后才得以完愿。看至全剧终,也已经有十来天了,总能在不经意间回味起其中的情节始末,尤其是其中的歌曲隐隐回响于耳畔。始终没有读过原著,但如今已武断的认为电视剧比原著更出彩了。真正的艺术,是需要耗费时间和心血,且不求回报的心境下产生的。反观现在的所谓快餐文化艺术,不禁唏嘘感叹。


树洞(补遗)


其实按照事情发展的一般规律,2013年1月6日的时候就应该有这篇日志了。

结果,它却迟到了整整17天。

人一生中的每一天都是普通又不普通的。人的一生对于无尽的时间犹如沧海一粟、九牛一毛,所以是人生中的每一天都是再普通不过的,但人生中的每一天又因为与不同的人、不同的事发生了千丝万缕的联系,进而又不那么普通了。

那个叫“树洞”博客搭起来许久了,差不多该填内容了。一直以为要等到一个“允许”才可以,现在想来,大抵无所谓了。近来正好有想做些网站的想法,此为开端吧。

人常言道:时间可以冲淡一切。回想这一年有余的过往,又何尝不是呢?人又常言道:酒是愈久弥香的,这过往带来的内心的变化,岂能是一个简单的时间流逝所能冲淡的,大抵已像酒一般,愈发的值得细细品味了。

自认为是个糊涂不得的人,但在有些事情上,历经再久,或许都搞不明白其中的道理。多是抱着庆幸的心态,周先生笔下的阿Q般,自我安慰的往好处,往自己希望的方向去猜测。但这又能怎样呢?仅仅自我安慰罢了。


《好久不见》


我多么想和你见一面,看看你最近改变。不再去说从前,只是寒喧。对你说一句,只是说一句,好久不见。

我来到 你的城市
走过你来时的路
想像着 没我的日子
你是怎样的孤独
拿着你 给的照片
熟悉的那一条街
只是没了你的画面
我们回不到那天
你会不会忽然的出现
在街角的咖啡店
我会带着笑脸 挥手寒喧
和你 坐着聊聊天

我多么想和你见一面
看看你最近改变
不再去说从前 只是寒喧
对你说一句
只是说一句
好久不见
拿着你 给的照片
熟悉的那一条街
只是没了你的画面
我们回不到那天

你会不会忽然的出现
在街角的咖啡店
我会带着笑脸 挥手寒喧
和你 坐着聊聊天

我多么想和你见一面
看看你最近改变
不再去说从前 只是寒喧
对你说一句
只是说一句
好久不见


孤舟一叶


现在是早上7点35,外面的长廊里有人在吹号,是位教音乐的老师。早过了下班的时间了。可是坐在办公室的椅子上,却没有丝毫要起来的愿望。慵懒越来越多的成了现在生活的状态。

音乐是个神奇的东西,随着这缓缓流动的音符,总能带给你无限的思绪。

刚路过走廊,清晰的听到了绵长婉转的号声,看到了认真投入吹号的人。

初夏的早晨,柔和的阳光沐浴下,翠绿色的长廊里,一人,一长号,一首似曾熟悉的曲调,人生最悠然的时光大抵如此吧。

回到宿舍,又坐在电脑前,不想去刷牙,不想去洗脸,继续随着办公室里、绿色长廊下、初夏阳光中的思绪细细碎碎的敲着几个心情。

。。。 。。。

现在已经8点整了,铃声再一次扰乱了思绪,已经许久不能安静的写些文字,读些书本了。

该上班了。


豆瓣改版


title
豆瓣改版了,保持一贯简洁的风格和良好的用户体验。

好多网站都在改版,有些是为了跟好的客户体验,而有些则为了跟好的广告收益,谁该生存,往往让人意想不到!


桃花坞随笔


  我终于又回到了这座小城,我的家乡。我喜欢这里,因为这里是我的我的家乡。
  去过不少地方,也有过想留在那里不再回来的想法,但能里终究是别人的,不是我的。用一句挺时髦的话说,就是没有归属感。
  今天去了凉皮对面的一中。凉皮与一中,只一个横道而已。
  我喜欢吃凉皮,高中的时候几乎天天都要吃。而我却不喜欢一中。既使它是我的母校。也许大家都会说为一中对面的凉皮,我是为了吃凉皮而顺便去的一中,所以称之为凉皮对面的一中。
  我的母校之于家乡人民的感觉就如清华之于全国人民一样。在家乡人民眼中的清华渡过了三年,却终于没有走入全民人民的清华。对于外人,多多少少有些不理解。
  一个女生问我,你去的哪所学校,我如实的告诉了她我去的那个不起眼的学校,告诉完之后我就后悔了,她说“你一中毕业的你咋不去清华呢。”语气似乎一中人去清华理所当然,而整个一中应届毕业生一千来人没都进清华才奇怪呢。我只是笑笑,我还能说什么呢。我也不相信,清华的通知书如果发到我手上的话,
  我能不去么。但前提都不能立,又何来的结果呢。

原文地址:http://user.qzone.qq.com/277490190/blog/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