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股市到底是投资还是投机?

乐视网又涨停了!一次又一次的退市风险提示似乎是助涨的动力源泉。中国的股市到底怎么了?到底是“投资有风险,入市需谨慎”,还是“投机有风险,入市需谨慎”?我看后者貌似更贴切些。

- 阅读全文 -

他唯一的要求就是保四个徒弟平安(一)

本文转载自知乎日报http://daily.zhihu.com/story/9684673(一)那天麻将打到半夜,猴子来了条短信:想师傅了。我牌性正酣,拿起手机看了一眼,转身接着凑我的大三元。牌局散场时已经是早上五点,从麻将室回家的路上遇到红孩儿。他起了个大早往狗市赶,说是有一家弄到了西域纯种的虎狮狼杂交斗犬,要去看个热闹,还问我去不去。红孩儿武艺是高,可眼里没水,偏偏还就喜欢那些个稀奇古怪的玩意

- 阅读全文 -

他唯一的要求就是保四个徒弟平安(二)

本文转载自知乎日报http://daily.zhihu.com/story/9684673(二)师傅死后猴子说要出去走走,找个西游路上走过的地方定居。我和老沙挽留了他很久,可都是徒劳。猴子绝情,许诺永不回来,一离开就没了音信。我和老沙留在长安,浑浑噩噩地过了几年。我和老沙不对路,他严肃过了头,胡子要修齐,头发要刮净,吃饭要发票,找个小姐也得有资格证。取经路上我总是呛他,那时我单纯地以为如果有天修成

- 阅读全文 -

他唯一的要求就是保四个徒弟平安(三)

本文转载自知乎日报http://daily.zhihu.com/story/9684673(三)时值庙会,三条街的路程开车走了半个小时。长安城里人头攒动,我只得把车停在了衙门后身的小街。锁好车我一路小跑往衙门赶,好久不运动,搞得大汗淋漓。路上遇上舞狮队,打头的狮子红眼黑鬃,额上还有只金色的独角,我侧身让过狮子,却总觉得那双红色的铜铃大眼盯着我不放。我心头一凉,差点撞上踩高跷的艺人。老沙和红孩儿在衙

- 阅读全文 -

他唯一的要求就是保四个徒弟平安(四)

本文转载自知乎日报http://daily.zhihu.com/story/9684673(四)秀兰一直想要个孩子,可我不能给她,即使修成正果我也是只猪,猪刚鬣才是我的本名。那天我从庙会赶回家,翻出了压箱底的九齿钉耙。这钉耙当年被猴子折断过,又被观音大士用柳叶修复了原型,这些年都堆在角落里再没见过光。我把钉耙扛在肩上,一纵身跃出家门,恍然感到背后秀兰的目光,不自觉停了步子。秀兰也不问我去做什么,淡

- 阅读全文 -

青椒鸡蛋馅的饺子

如果要说饺子,我觉得,这世界上最好吃的饺子,一定是青椒鸡蛋馅的。 一个初冬时节周末的中午,温暖明媚的阳光洋洋洒洒的透过窗户照进来,明亮温暖的屋子里两个人,一个擀皮,一个包馅,馅是青椒鸡蛋的。 我想这样的饺子,大概是这世界上最好吃的。 结果,一个人吃了两盘还意犹未尽。全然没有注意到另外一个人可能都没有吃饱。 幸福很多时候只是特定环境下一种稍纵即逝的惬意。总是短暂而美好的让人无限回味。

- 阅读全文 -

红楼一梦,醒未清

其实很早以前就计划要看红楼梦(1987年电视剧)了,下载到电脑上一年又半后才得以完愿。看至全剧终,也已经有十来天了,总能在不经意间回味起其中的情节始末,尤其是其中的歌曲隐隐回响于耳畔。始终没有读过原著,但如今已武断的认为电视剧比原著更出彩了。真正的艺术,是需要耗费时间和心血,且不求回报的心境下产生的。反观现在的所谓快餐文化艺术,不禁唏嘘感叹。

- 阅读全文 -

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