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殊菩萨的报复:你浸我三天,我泡你三年。

年轻时以为自己是那孙悟空,壮志雄心。人到中年,才会感到也许我们大多数人,不过是那傀儡青毛狮怪,因为些许事业的诱惑,失去自我,听命于人,受制于人,做事的工具而已。

西游记第三十九回,讲唐僧师徒来到乌鸡国,救了一回国王。原来是文殊菩萨的坐骑青毛狮子,变作道士,淹死真国王,遂变作假国王。

小说中有些细节记忆犹新,这个假国王对皇后非常冷淡,对其他后宫佳丽也没有兴趣,还一门心思治理朝政,将遭遇旱灾的乌鸡国,治理得井井有条,人民安居乐业。他自己也不杀人,也不吃人,根本就没个妖怪的样子。这个妖怪怎么了?

后来孙悟空和文殊菩萨有过一次对话,颇为有趣,道尽人神的幽微。

行者道:“菩萨,这是你坐下的一个青毛狮子,却怎么走将来成精,你就不收服他?”菩萨道:“悟空,他不曾走,他是佛旨差来的。”行者道:“这畜类成精,侵夺帝位,还奉佛旨差来。似老孙保唐僧受苦,就该领几道敕书!”
孙悟空质问文殊菩萨,我的菩萨哥哥呀,这不是你的坐骑青狮子么?怎么就跑出来了,你就不能好好管着么?文殊菩萨说,悟空老弟,它不是自己跑出来的,是老大如来佛祖派来的。孙悟空一听就乐了,反问就这畜生成精,还假扮国王,抢了人家王位,就这样还说奉了佛祖的旨意?那像我老孙,保护唐僧取经受了这么多苦,还不得颁发几张奖状!

被孙悟空呛了几声的文殊菩萨,倒也淡定,就娓娓道来事情的原委经过。不说还好,一说真是令人毛骨悚然。原来如来佛祖看乌鸡国国王是个好干部苗子,好善斋僧,德才兼备,就打算提拔一下,好做个金身罗汉后备,就派文殊菩萨代表组织去进行考察和谈话。

文殊菩萨到了人间,变作一个普通和尚,去乌鸡国化斋,国王给了他吃喝,但文殊菩萨大概是为了考察国王的脾气,故意挑事,恶语相向,什么难听说什么。国王果然生气了,你个和尚,给了你吃喝,你害骂我,哪来这么多话,就让人把文殊菩萨绑了起来,扔进了御水河,浸了三天三夜,以示惩戒。把个文殊菩萨给气的,回去给佛祖汇报考察情况,可以想见,文殊菩萨会怎么陈述,稍加微词,就够考察对象喝一壶的,提拔一事自然也就黄了。

可见,当领导的,无论大小,体制内外,都不要发脾气,要骂不还嘴、打不还手,谁知道来人不是总公司派来考察你的?他虽然自作自受,真要受了气,回到总公司不得添油加醋渲染一番?现实生活中,大家也得装装孙子,忍着不要发脾气,像大话西游里唐僧的台词:唉唉唉,大家不要生气,会犯了嗔戒的。谁知道鸡蛋里挑骨头的,朝你胡言乱语、牢骚满腹刺激你的大爷,指不定就是如来佛祖派来提拔你做神仙的?

提拔黄了,你以为这就完了?那可是扔水里浸了三天三夜,开玩笑,国王得罪的不是平头百姓,他得罪的可是大神仙,乃是文殊菩萨,四大菩萨之首,位在观音之上,如来佛祖的左膀右臂,佛界核心成员。文殊以大智慧著称,理论水平高,是七佛之师,分管佛徒的考察与培训。文殊菩萨睚眦必报,说是如来佛祖让青狮子来到乌鸡国,将国王推进井里淹死了,在水里泡了三年,报了主人三日水灾之恨,解恨解气。

奏与如来、如来将此怪令到此处推他下井,浸他三年,以报吾三日水灾之恨。一饮一啄,莫非前定。
文殊多会说话,抬出了如来佛祖,言必称大老板的意思,都是老大的安排。当文殊菩萨轻言巧语,如此这般告诉了孙悟空,正是:你河里浸我三天,我井里泡你三年。典型的你犯我一尺,我还你一尺。就是这么有来有往。可怜那个国王,真是迷迷糊糊,哪里知道还有这些弯曲。

关于这样的报复,文殊菩萨解释说:一饮一啄,莫非前定。大意就是一切灾难都是前世注定的,恩怨相报。文殊的这个因果理论,很有影响力,造虐就得接受惩罚,连孙悟空听文殊归于因果,都没嘲笑文殊的小气量。

当然,大菩萨不会亲自出手。惩罚一个人,即便是国王,在大菩萨眼里也不过是凡胎,小角色而已,于是指派身边人去完成这个任务。看来看去,让坐骑青狮子去吧,一来惩罚乌鸡国老国王;二来助唐僧师徒完成一劫,增加一点资历。如何理解坐骑的身份呢?相当于今日老板的贴身司机兼助理,必须是常随身边的心腹,知道主人想什么,也清楚主人的行事风格,此是最佳人选。

当时我很纳闷,三年对三天,文殊菩萨是不是太过分了?其实从不同时空的时间计算法则来说,倒也公平。人间三年,天上三天,三年与三天有一定的同质性。

文殊菩萨不算太过分,以牙还牙,受了多少欺负,就还多少回去,不多不少,大菩萨如文殊尚且如此,何况常人乎。道理就是面对欺负,就该怼回去,哪有平白无故受的欺负。

文殊菩萨心思多,那么大的法力,谁能绑得住他?真想要逃脱,易如反掌。文殊就是不逃,在水里足足浸了三天,回到如来面前,这一番细说,如来也只好听着了。西游本质上就是神佛们的小游戏,只是乌鸡国的国王计划被如来提拔成佛这事,被搅合了,不知如来佛祖心里怎么想。

文殊菩萨毕竟是大菩萨,是一个聪明神,还是有大局意识,也有原则,使使小性子可以,并不敢真的违背大老板如来佛祖的旨意,本来就没有完成发展佛徒的任务,文殊也不会把事情搞大,只是小小报复一下三天水浸的屈辱,可谓是公报私仇,并没有伤及无辜,做事果然极有分寸,不愧是有谋划的文殊大菩萨,自有一番交代:

不妨想下,文殊大概是这样交代青毛狮子的:“你法力尚浅,还是个妖身,要想成真神,还得历练。这番下到人间后,不可作恶,而要励精图治,好好熬上三年,做出一番业绩,增长资历,回来以后好提拔你。”青狮子当然听话,下到分公司锻炼,相当于下历练,未来前途光明。

其二,干好正事后,就是好好给我出气,将那个有眼不识泰山的小国王,同样扔进水里泡上三年,让他好好反省反省。他小小一个后备罗汉,还没进入流程呢,如来佛祖看中怎么了?好好教训教训他。没过我这一关,都不好使。作为文殊菩萨的下派人士,自然听命。

这真是如来佛祖下的命令?不是文殊自己的私意?纵然老国王表现得不合佛祖心意,就有必要淹死他,还扔在井里浸泡三年么?这就是文殊菩萨一个人设的善局。他向佛祖汇报自己遭受的气,佛祖应该默认了,既然如此,那你就惩戒一下老国王吧,有助他长进。至于怎么惩罚,堂堂佛祖不可能指示得那么细致,还会命令文殊菩萨的坐骑青毛狮子去执行惩罚?

最后,也是最重要的,为了不犯生活作风问题,杜绝妖怪进入宫廷,面对那么多如花似玉的后宫佳丽,禁不住诱惑,贪恋温柔之乡,一则前功尽弃,荒废了根本,二来真要变作假国王,与真皇后有了情事,那就坏了名声,毁了伦理纲常,罪过就大了。本来就是报私仇,要是惹来共怨,得不偿失。文殊菩萨果然思虑周全。想了一个办法,把青狮子给骟了,就是阉割了,成了太监男人。

行者道:"只三宫娘娘,与他同眠同起,点污了他的身体,坏了多少纲常伦理,还叫做不曾害人?"菩萨道:"点污他不得,他是个骟了的狮子。"
可怜一个雄赳赳气昂昂的青毛狮子,百兽之王,竟然被阉了才下的凡间。这个思想工作真不容易做,可在文殊菩萨这里,小case而已。断却一切尘世间俗念,割去欲望,专心工作,全神贯注。好在青毛狮子也算争气,顺利完成了文殊菩萨交办的任务,淹死了老国王,将乌鸡国经营得风生水起,很长文殊的面子。

这就是假国王为什么在乌鸡国,对女人毫无兴趣的全部缘由。未必是他不想,只是不能啊!猪八戒听了文殊菩萨的解释,并不相信,八戒手贱, 还走近前,伸手摸了一把青狮子的下身,果然是太监,和孙悟空一起哈哈大笑。猪八戒这一摸,对男的来说简直是奇耻大辱,才有了青毛狮子二次下凡的后事了。

可怜那身不由己的青毛狮怪,威风失去,耷拉着两只耳朵。

一只雄狮,一个男人,被阉割,也叫去势,有两种可能,被惩罚,来自权力者的惩罚,如太史公司马迁。再就主动献骟,可以获得比保留器官更大的好处,如功名富贵,如天下神功。青毛狮怪被文殊菩萨阉割,属于哪种?大概事许以成佛,恩威并施。

整个故事中,傀儡青毛狮怪始终没有得到表达自己的机会,作为文殊菩萨的卧底,青毛狮怪不但承受了谋杀国王的罪名,还承受了被阉割的屈辱,的确是一个忠心耿耿的好下属。即便如此,他也是兢兢业业,执行力强,几乎不差分毫地完成了主子交办的任务。到底是怎样的动机使得他平静地接受了这些条件?成佛的诱惑大概是唯一的解释了。置换成世俗的讲法,就是功名地位的诱惑,为此,青毛狮怪将自我消灭了,完整地将自己交给了文殊菩萨。

一个没有自我的下属,一个愿意为成佛而听命于文殊乖张安排的人,其实也是一个没有其他路可走的可怜人。一旦被文殊看上,除了乖乖地听话,他还可能另有出路么?犹如职场,真要站了队,选了老大,也就只有一条道走到黑了。职场还可以撤退,青毛狮怪无路可逃,根本没得选择。在我们欣赏孙悟空的神通,文殊的计谋,八戒的装傻,有谁曾在乎青毛狮怪的感受?太子问皇后,假父王三年来怎么样,皇后说:

(皇上)三载之前温又暖,三年之后冷如冰。枕边切切将言问,他说老迈身衰事不兴!
这段话不但解释真假皇帝三年前后的不同,也说出了青毛狮怪的日常。试想青毛狮怪化作假的国王,三年来,与皇后同衾共枕,却不曾有过什么邪念头,推说年纪大了身体不好,没兴致欢爱。可见冷淡是青毛狮怪的日常表现,不妨由此揣测他的心思,肯定是非常克制,也有执行公务的考虑,漫长三年,熬着过,一颗身不由己的棋子,文殊菩萨使唤的工具。

年轻时以为自己是那孙悟空,壮志雄心。人到中年,才会感到也许我们大多数人,不过是那傀儡青毛狮怪,因为些许事业的诱惑,失去自我,听命于人,受制于人,做事的工具而已。

作者:李伟长(来自豆瓣)
来源:https://www.douban.com/doubanapp/dispatch?uri=/note/664309697/

本文链接:

https://heng07.com/post/3275.html